中卫新闻网 > 社会资讯 > 正文

银行纪委书记受贿308万 每天举姓名纸牌等候(图)

来源:http://www.spicaa.net 17/09/30 新全讯网

  利用职务之便在帮助他人后开始“狮子大开口”,日前,国内一家大型银行安徽分行原纪委书记、高级督察花俊因受贿308万元,被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而在其受贿过程中,其妻子及女儿均成为受贿的“中介”。

  花俊的受贿手法与其他腐败官员有所不同的是,他基本上不以自己本人的名义收受他人钱财,多数情况下要找个“中介”。

6旬老太寻初恋男友49年每天举姓名纸牌等候(图)

  石云,你知道杨雯霞在等你吗?

  2004年,花俊提议黄某某注册成立安徽海汇担保有限公司,在黄注册成立该公司后,花俊利用职务便利,代表银行与安徽海汇担保有限公司签订《贷款担保合作协议》,为该公司业务开展提供了便利条件。

  2005年上半年,花俊以借款为名,向黄某某要90万元人民币用于其在上海购买房产。黄答应并安排财务人员从安徽海汇担保有限公司账户上汇款90万元人民币至花俊提供的账户,用于支付花俊在上海购买房产的首付款。双方商议将房产登记在黄某某弟弟黄某乙名下,同时签订全权委托书进行公证,将该处房产的所有权益委托给花俊的妻子李某某。

  在花俊受贿事实中,有的是行贿人送出公司股份。

  法院审理查明,韩某与花俊认识后,想利用花俊的职务为自己谋利,于是提出与花俊进行合作,花俊与韩某商议成立沐生公司。2012年8月16日,沐生公司注册登记成立,韩某出资95万元,黄某丁出资5万元。韩某与花俊约定将公司40%的股份送给花俊,但由自己代持。

  2013年1月,应花俊的要求,韩某将由其代持的40%的股份变更登记到吕某名下。在韩某见证下,吕某签署委托书,将这40%股份所有权益全权委托给花俊女儿花某。

  在花俊受贿数额中,最大的一笔是收受安徽一工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某某(另案处理)所送的140万元。

  49年前,她与你相识于广州

  49年里,她寻找你从未放弃

  49年后,她在人民公园等你

  昨日,67岁的广州街坊杨姨致电本报称希望能帮她找到一个人——石云,她半世纪前的初恋男友。杨姨说,为了这个人,她足足等了49年。当年,两人是在广州越秀区收容所相遇相爱的,还有了爱情结晶。谁知,石云在一次外出后就再没回来。杨姨无奈嫁人,但因这段往事没几年就与丈夫离婚,此后一直没再嫁……

  一晃,半个世纪过去,杨姨已是花甲老人。几年前,移居国外的杨姨回广州定居。广州是她与石云相识的地方,故地一草一木,让杨姨睹物思人,那段甜蜜往事在她脑海中一幕幕回放。“这些年,无论我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没有放弃寻找他。现在,我每天都生活在煎熬中,希望能找到他,让自己平静下来。”杨姨说。

  文/ 广州日报记者肖桂来

  图/ 广州日报记者苏俊杰

  相爱:同是天涯沦落人

  昨日,记者在广州市越秀区人民公园,见到了67岁的杨姨,她名字为杨雯霞,这里距离她与石云相识的地方不远。杨姨一身运动服,手提背包,头发有些花白,但梳理得很精致,脸上化了淡妆。说起石云,平静的杨姨却失声痛哭起来。

  尘封49年的记忆打开。那是1966年秋天,杨姨18岁,长相俊俏,性格活泼开朗。“我父亲在香港做生意,我想偷渡去香港,没想到在东莞常平被抓,送到越秀区收容所。”同样,20多岁的石云也是一名被收容者,个头不高,但相貌英俊、文质彬彬。

  相似的遭遇,让两个年轻的心,有了更多交流。“在收容所的十多天,他像大哥哥一样,对我很好。每次菜里有肉,他都舍不得吃,偷偷用纸包好留给我。”杨姨说,自己的普通话也是石云教会的,石云的细心照顾让自己很感动。朝夕相处中,两人彼此有了好感。有一天,石云突然向杨姨表白了。“当时我也喜欢上他。但当时不敢大张旗鼓地谈恋爱,就写了一张纸条贴在盛饭的铁碗底下,悄悄传给他,纸条上说好两人出去后在中山五路百货商店门口见面。”几日后,杨姨先从收容所出来,之后不到一个星期,石云就信守承诺,出现在百货店门口。

  那段日子,两人感情迅速升温。1966年10月,石云告诉杨姨自己家乡是湖南吉首,想回乡探望,当时天真烂漫的杨姨紧跟石云,踏上了回乡之路。“中途,我改变了主意,说乡下又穷又苦,最终没去吉首,而是一路游玩去了郴州、长沙,然后转到广西桂林。”杨姨说。随后,两人一起去梧州探望了杨妈妈。“我妈妈很喜欢他。他帮着挑水做事,很勤快。我生病了,他就不吃不睡守在我身旁。”正值花季的杨姨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之中,其间还收获了两人的爱情结晶。

  离别:恋人一去无音信

  可惜好景不长,在广西梧州住了十多天,石云就表示要回广州料理一些事情。几天后,杨姨收到一封石云寄来的书信,字里行间爱意满满。“他在信里说,爱情之花已开,果已结,两三天便回,请勿担心。”

  然而,杨姨左等右等始终没等到石云归来。“我在梧州等了20多天,他始终没回来。”心灰意冷的杨姨便返回广州找他。“当时我有身孕,就在中山五路附近寻找,但没有一点他的消息。”杨姨说,自己寄住广州亲戚家,只能靠打零工赚钱糊口。

  1967年5月,杨姨返回梧州产子。不幸的是,孩子出生3个月后因为肺炎夭折了。“后来,我和一位华侨结了婚,但因为始终难忘石云,没几年就离婚了。”杨姨说,离婚后,她来到香港父亲身边生活,“当时一心想着离开广州这个伤心地。”杨姨说。1986年,杨姨随亲属移居国外,先后在加拿大、美国、多米尼加等地生活,做过一些小生意,也在香蕉园打过工。多年过去,杨姨一直未再嫁。

  寻找:四十九年未间断

  “这么多年,我无论在哪,都没有放弃寻找石云,但人海茫茫,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说起寻人经历,杨姨神情有些失落。

  在外国居住时,杨姨就曾越洋联系到湖南吉首的律师。“但我没办法提供有关石云的资料,如身份证号码、常住地址等。”杨姨说,她曾联系吉首当地政府部门查找,“对方回复说,吉首地区有几十万人姓石,光一个片区里,名叫石云的就有60多人。”一次次寻找,一次次失望,让杨姨有些心灰意冷。

  杨姨说,她与石云在一起只有短短100多天,并未留下他的身份资料。“当时太年轻、太简单,只知道两个人彼此爱慕,就不管其他的。”杨姨说,曾去广州相关部门查询,但当时的资料已遗失,无据可查。

  念念不忘,对杨姨来说是煎熬。杨姨说,在自己心中,石云对她的好,没人能比,“我现在身体不好,有肺炎。如果身体允许,我想到吉首去找他。”对于母亲寻找初恋的想法,杨姨的儿女们表示理解。

  “重逢”:公园偶遇不敢认

  也许是思念太深,也许是造化弄人。杨姨告诉记者,5月6日上午,她在广州市人民公园又见到了石云。“上午10时15分,我看到一个长相很像石云的老人站在公园音乐亭的台阶上,用手指着我,说我终于找到你了。”杨姨说。 “他就是石云,虽然49年过去了,但我不会认错人的。”说起这段经历,杨姨脸庞泛起微笑。

  为何确信这个老人就是石云呢?杨姨说,当时自己和几名老人在一起练习太极剑,站在台阶上的一位老人盯着人群看了一会儿,就径直朝她走来。“他指人的手势,我太熟悉了,他的笑容我更是记忆深刻。当年他在收容所,这样的动作、笑容都让我魂牵梦萦。没错!他就是石云!”杨姨说。

  杨姨说,那位老人穿着咖啡色的短袖上衣和短裤,瘦得皮包骨头,手里还提着一个购物袋,看样子生活很窘迫。“当时,我大脑像死机了一样,一直不断地问自己,这人是谁?他是石云吗?真的是他吗?我有些迟疑,想找他确认,又有些担心。”杨姨说,等她回过神来,那位老人已离开了。

  执着:

  每天拿纸牌等候“石云”

  事后,杨姨懊悔不已。“一位和我练太极剑的朋友目击了整个过程,她说那位老人像是认识我,他在我面前停留了十多分钟。”杨姨说,虽然自己容颜苍老了很多,但“石云”可能还是认出了她。

  其中,2011年,花俊在银行大楼装修工程招投标过程中,通过向其分管负责工程招标的行政处负责人及招标代理机构代理此次招标的王某某打招呼,帮助王某某中标该工程。2013年,花俊以朋友资金周转困难为由,向王某某索要100万元人民币,并将一张自行书写署名黄某某的借条交给王某某。王某某并不认识黄某某,明知是花俊以借款为名要钱,但还是转账100万元至花俊指定账户。(市场星报)

  “真的,我不想让自己后悔一辈子!”那次相逢后,杨姨每天早上8时30分准时到达人民公园,手拿一块写着“石栻”字样的纸牌,坐在音乐亭附近的石凳上等待。

  在熙熙攘攘晨练的人群中,杨姨的背影分外孤单——她坐在石凳上,凝神望着音乐亭旁的每一个通道,等待“石云”出现。杨姨说,自己的生活还算富足,平时练练剑,喝喝茶,养宠物。“我真的想找到他,想从煎熬中解脱出来。如果他生活上有困难,我也想帮帮他,我不愿他的晚年过得太辛苦。”杨姨说。

本新闻转载于365备用网址,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阅读:
热门
篮协公布WCBA第一到五周MVP得主 膝盖状态是近两年最佳的 女排欧冠首场伊蒂取胜 获得明年世青赛资格 高山有机胎菊绿色种植 “叫醒耳朵一起唱”——新疆首批受助聋儿人工耳蜗开机 辽足有望过招德甲劲旅 俱乐部不满足协考虑不周 西宁一男子当街伤人 甘肃陇南成县卫计局官微管理员被曝与网友“掐架” 北京规范公立医院特许经营申博 詹姆斯创纪录夜却收苦涩失利 与妻儿享受宁静 中央和省委向雅安地震灾区下拨700万元救灾党费 较上月回落 四川叙永暴雨山洪已致12人遇难 原被朋友用微信红包盗走 广东东莞援疆干部 着重解决庸、懒、散、虚等问题
友情链接

spicaa.net 中卫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