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新闻网 > 棋牌新闻 > 正文

《香水有毒》胡杨林结婚证曝光 上不上春晚没关系,我在为春晚输送人才

来源:http://www.spicaa.net 17/07/13 代理网站

《香水有毒》胡杨林结婚证曝光男方为音乐人(图)

  有着“香水皇后”美誉的著名歌手胡杨林,与昨日牵手台湾著名音乐制作人、编曲大师江建民,在其家乡武汉领证,并于当日回宜昌省亲!据悉,二人因“香水有毒”结缘。2013年走到一起,可谓“以歌为媒结良缘”,真是羡煞一众娱乐圈的单身狗!

  11月28日,郭德纲将和老搭档于谦带着德云社的弟子来到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全新相声专场演出。曾经有句老话说,相声过了黄河死一半,过了长江就全死了。但郭德纲不相信,他要让他的相声红遍全国。事实证明郭德纲做到了,即使是在广东,“钢丝”也是数不胜数,每一场演出票房都极其火爆,包括这一次。郭德纲说,这回将给观众带来全新作品,而且会专门针对广州观众做出微调。

  如今,郭德纲的演艺事业红红火火,除了说相声,还拍电影、上电视节目当导师,甚至跨界经营面膜生意……但近日他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自己并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做那么多事,除了自己喜欢,另一方面也是为徒弟们安排点出路。42岁的郭德纲甚至不讳言想过退休,至于儿子郭麒麟是不是要当接班人,他也不是很在意:“别走上歪路,有一个固定工作就好。”

  广州演出

  节目“特供”,找回当年早产孕妇

  除了广州,郭德纲一行还将在12月5日移师深圳体育馆演出。这次来广东,郭德纲会推出一批“新活”,包括《老师来了》、完整版《追着幸福跑》、《爱情连连看》等。对于大家都很期待的新段子,郭德纲是这么看的:“真的会听相声的人,倒不见得以新段子为标准。我们哪怕老段子也会有新的桥段和改变。让现场观众满意,才是我们的标准,只用新段子去做噱头,其实是一种不负责任。”

  郭德纲还强调:“德云社的商演到了不同的城市会有不同的微调,一定要符合当地观众的口味。广州的演出也要适合此地,节目会做特别的安排,一切都以现场观众开心为标准。”之前郭德纲在广州演出时,曾有孕妇现场笑到早产,此事被广泛报道。如今再来广州,郭德纲说特意联系上了这位女士。“我们通过微博找到了她,很希望他们当天能到现场来,我也想看看那个孩子,应该三岁了,会长什么样?”

  郭德纲自己的家人会来吗?他说:“我太太要料理一些德云社的具体事务性工作,所以她可能不来。小儿子还小,大儿子呢也要看看公司的整体安排,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带他来。”至于这次来演出的徒弟,他表示:“能参加商演的都是比较成熟的演员,没问题!”

  相声振兴

  不容乐观,德云社像一叶孤舟

  采访郭德纲,关于“振兴相声”的话题是绕不开的。几天前郭德纲还在微博上说:“每当看到有业外人士哭着喊着要振兴相声时,我的心情就跟进了古玩2元店似的。但我已经过了矫情的岁月,此时特别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躲起来。”这句话的背后,隐藏了什么样的无奈呢?他对记者解释道:“这条微博,说出来的时候是很悲哀的,因为这个行业现在不是很景气。很多次做电视节目,不管是金星还是谁,都问我说这个德云社,算不算是相声界的半壁江山?其实我要说的是,我们这个行业已经没有江山了,就是大海上的一叶孤舟,德云社逆风而行就那么漂流着。你看到德云社经常有商演什么的,其实整个行业来说并没有那么景气。”

  对于这个话题,郭德纲坦言不太乐观:“我也不是很开心。如果从自私的角度来说:哎呀,只有我们能卖钱,我好高兴!但对行业来说,这不是好事儿。很多人喊口号,信誓旦旦,其实没有任何好处,从根儿上解决不了这些问题。这是一个大话题,不是那么容易说得清。”

  相声行业要振兴,很多人都说要创新,那么在保留传统和进行创新这两方面,该如何把握一个平衡点呢?对此,郭德纲有点激动,因为外界有人说他只顾创新,丢掉了老祖宗很多传统精华。但郭德纲坚称自己是两者兼顾:“对于相声来说,我个人认为要四六开,就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要有时尚的、全新的理念。相声所说的传统,指的是技巧;而创新,指的是心态以及社会上的变化等等。如果一段相声从清朝就开始这么说,到现在一个字都没改过,你这个不是传统,是保守。有人说我的相声虽然新,但抛弃了相声的传统技巧,那也是癔症胡说!”

  徒弟风波

  这么多年,没要他们一分钱

  1998年,郭德纲一手创立了德云社,这么多年来带出了许多优秀徒弟,但也闹过不少风波,包括徐德亮、王文林、何云伟、李菁、曹云金等人的相继出走以及由之而起的口水仗。有人质疑郭德纲对徒弟开出的条件太苛刻,留不住人才。郭德纲却表示,从来没想过从徒弟那里捞取什么物质利益:“德云社这么多年来,参加过演出的人估计得有个四五百人之多,这些人最后只有不到十个人离开,我觉得我们非常成功。至于徒弟们,我的宗旨是不靠徒弟挣钱。虽然我们这个行业,有些人收徒弟时会收对方10万元、20万元的,但我不会。这么多年,我收这么多徒弟,没要过他们一分钱。我收徒弟是替祖师爷传道,这里面既无利益,其他的也就不重要了。”

  此前在第二季《笑傲江湖》节目里,郭德纲的徒弟烧饼上台表演。同为导师的冯小刚借机问郭德纲:“徒弟呢,不用心思教不出来,用的心思多了就有一份感情在。现在徒弟说相声出名了,在德云社还是小字辈,在外面可是被称为‘老师’,很容易就跟你离心离德了。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伤心不伤心?”这个问题勾起了郭德纲的感慨:“这些年谁要是挤对我,对我根本不起作用;真正说这些年来让我最伤心的,就是亲手教出来的人却亲手要把我置于死地,这是我最难过的。”

  郭德纲在节目里还说:“来的时候都是好孩子,都说‘你就是我亲爸爸’。有一天他突然红了,他就不是那个管你叫爸爸的孩子了,他就认为自己是个腕了,是个艺术家了,而且他会极力抹掉之前这一段历史,好像一出生就是这么大能耐。但是我觉得烧饼还行,应该是有良心的孩子。”除了烧饼,郭德纲对岳云鹏也是关爱有加。岳云鹏在微博感谢师父给他的提点,郭德纲也对此转发并评论:“在家挨骂,比在外头挨骂体面些。可以狂,但不可以狂得令人厌恶……低着头做人,不光谦逊,还有可能捡着钱呢。”

  电影情结

  执导不难,还想拍妖狐鬼怪

  除了讲相声和主持节目,郭德纲还涉足电影。他不仅爱演,还要当导演。由他自导自演、脱胎自其同名相声的电影《我要幸福》已经杀青,将在贺岁档上映。不过,郭德纲很谦虚:“如果要我向影迷推荐,我只能说不要拿我当世界级大导演,我做不到,我只是希望能让观众‘在电影院里看相声’,我就很开心了。”

  郭德纲曾说想把自己的相声都拍成电影,“这个不会有什么难度”,因为他自己热爱电影,也不怕失败。“但是,我也一直很清醒地意识到,我不是一个为电影而生的人。人家这么多专业干电影的,穷其一生都不一定成功,凭什么你一个说相声的干电影,就能如何如何?其实我们就是借着人家这个行业不嫌弃我们这股东风。另外,我看到这么多外行都跑去干电影了,而我们说相声的终归离电影不算太远,所以我也愿意试一试。我想对观众说:如果我拍出来的电影好看呢,您到时候来捧场;如果不好看呢,请给我们一个机会,下一场来看。”

  “妖狐鬼怪”的故事是郭德纲一直很感兴趣的题材,还查了很多资料,打算拍成电视剧。他向记者透露此事已经排上日程:“准备按美剧那么做,做成网剧,一季十三集,这么一季一季追着拍下去。第一季的故事已经开始写剧本了。这个题材,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是很重要的,老百姓喜欢,我们也喜欢。这不是封建迷信,很多故事能对我们的生活带来新的启发。”

  郭氏

  最新金句

  ●我们这个行业没有江山了,就是一片大海,德云社就是海上的一叶孤舟,随风漂流。

  ●对相声这个行业来说,花开花落,青枝绿叶不败;有仁有忍,曼倩遗风犹存。对相声艺人来说,先把人善艺高的好人供起来,剩下的有一批投机分子,只能说穿衣戴帽、吃馍蘸尿、倒贴送票,也算是各有一好……

  ●每当看到有业外人士哭着喊着要振兴相声时,我的心情就跟进了古玩2元店似的。但我已经过了矫情的岁月,此时特别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躲起来。

  ●争名者于朝,争利者于市。两样都不争,找地方说相声去……

  ●这么多年来,我一分钱都没向我的徒弟们要过。孩子跟你学艺是学能耐来的,还没学呢就得花这么多钱,你怎么保证这么多钱能赚回来?

  ●不能给这行(相声)再招祸害了!现在哪怕天赋差一点,人性很好,我们也愿意收他,所以近几年德云社淘汰率很高,能耐不行可以提高,人性不行那是永远的。

  ●在家挨骂,比在外头挨骂体面些。可以狂,但不可以狂得令人厌恶……低着头做人,不光谦逊,还有可能捡着钱呢。

  ●我这个人啊,入佛门六根不净,进商界狼心不足。做生意对我来说就是能挣钱咱就挣钱,不挣钱咱就干点儿别的。这个财啊,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凡事儿看开一点儿,当玩儿就行。

  家庭生活

  两个儿子,能快乐成长就好

  郭德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郭麒麟是他与前妻所生,出生于1996年,现在19岁了。小儿子是与现任妻子王惠所生,还不到1岁。郭麒麟子承父业,说起了相声,也演戏。郭德纲一方面对大儿子的能力表示肯定,另一方面也强调不会对他有什么过分的期望。他说:“郭麒麟有天赋而且文化水平也高,这么多年来在舞台上摸爬滚打,我目前对他很满意,最起码他没有邪的没有歪的。还有关键的一点是,我对他没有要求,我觉得你只要有一个固定工作就好。我并没想着儿子要红成什么样儿,给家挣多少多少钱。平平淡淡的,我觉得就很开心。”

  对郭麒麟将来的事业规划,郭德纲自称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说相声、修鞋、种菜、卖报纸,都是工作。人这一生就是这几十年,有个事儿干能养活自己就很好。”那么小儿子呢,会不会也让他说相声?对此,郭德纲倒是没把话说死:“小儿子以后就未必让他说相声,但我说了也不算,他还这么小,好好成长呗,只要他快乐就好。”

  作为一个父亲,郭德纲说如果满分是100分,那他自评80分以上。“我算是严父,因为对孩子管得比较苛刻一些。不过对小儿子就是慈父,在家也偶尔抱抱他,跟他玩会儿什么的。我也就这个可以做,儿子有阿姨还有他妈照顾,还有其他亲戚什么的,也轮不到我天天抱着。”他还说自己没外界想象中忙,有很多时间照顾家庭:“我工作再忙也不会照顾不了孩子,因为我也挺恋家的。”

  性格反差

  台上很疯,

  私下里其实很宅

  说到工作之外的生活,郭德纲一再强调自己挺宅的。他以前就说过,一年里大概出去吃饭的次数只有十次,其中一次给了冯小刚,一次给了孟非。郭德纲说:“我其实没什么朋友,他俩算是好朋友。老孟是个愤青,但又有多年在社会底层的经验阅历,所以他说的话我们互相都懂。越接触越觉得这个人可爱,他甚至有点单纯,性子也直,跟我一样。冯小刚是真喜欢相声,我呢,又爱看他的电影,所以两人就不得不好在一起。”

  郭德纲说自己性格其实挺安静:“台上看起来很疯,但台下很安静。我老说这个话:台上也疯台下也疯,那就是一个疯子。真正搞喜剧的人,需要沉淀和休憩。生活中的我是一个很安静很乏味的人。”他的爱好也一样安静,“也就是读书,写字,画画,听戏,还有写点儿什么。当然我那个字儿也不叫字儿,我那个画也不像个画,也没学过,只能说是小爱好而已。”

  但另一方面,“安静乏味”的郭德纲却在事业上做得很大,还把商业版图拓展至护肤品、红酒、母婴产品、服装、餐饮还有“薰衣草小熊”,等等。他是要打造一个“郭氏商业帝国”吗?郭德纲却说:“其实我没有什么野心。我这个人啊,入佛门六根不净,进商界狼心不足。做生意对我来说就是能挣钱咱就挣钱,不挣钱咱就干点儿别的。这个财啊,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凡事看开一点儿,当玩儿就行。”除了“玩儿”,他表示所有跨界投资其实是为德云社的弟子谋个出路:“德云社人多,也需要各个工种的人都干点事儿。而且每一个行业都有专业人士盯着,我只是算一个领头人。”

  PK

  郭德纲与林志颖是同龄人

  退休念头

  现在42岁,但是逐渐会老的

  之前网友很喜欢拿郭德纲与林志颖的头像做对比——郭德纲42岁,林志颖41岁,其实是同龄人……不管外表看上去怎么样,42岁毕竟还年轻,可让人吃惊的是,郭德纲却有了退休的想法:“我确实说过考虑退休的事情。将来德云社的孩子们会陆续长大,你看岳云鹏现在已经很红,这个年纪说相声的,估计全国也没有比他红的了。接下来烧饼啊、张鹤伦啊、郭麒麟啊,这些个年轻演员,我再把他们弄好一点,知名度再提高一些。我就能踏实,可以喘口气,会逐渐减少工作量。虽然我现在只有42岁,但是逐渐会老的,精神体力都不如原来。”

  两人于2013年从朋友变成恋人。”两人自从交往之后,感情稳定,于2016年3月15日在武汉领证结婚,心情大好的他们还在民政局拍起了搞怪照片。据悉,婚后两人将定居北京继续做音乐,胡杨林的新专辑也正在筹备中。

  最后说到大家很关心的“上春晚”问题,如果受到邀请,他还会去吗?郭德纲笑了:“哈哈,那请问什么时候会邀请?还是那句话:如果需要我,我就去;不需要我,我就看。我现在主要做的是为春晚输送相声人才,你看近年春晚上说相声的,几乎每一个都跟我有点儿关联,所以我现在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陈明辉

本文转载于赌博网站,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阅读:
热门
高山有机胎菊绿色种植 “叫醒耳朵一起唱”——新疆首批受助聋儿人工耳蜗开机 女排欧冠首场伊蒂取胜 获得明年世青赛资格 西宁一男子当街伤人 甘肃陇南成县卫计局官微管理员被曝与网友“掐架” 詹姆斯创纪录夜却收苦涩失利 与妻儿享受宁静 大学女生偷盗醉酒男 认为自己构成赌博罪 朋友圈鸡汤营销文 家属反映其有精神病史 朋友圈养生信息多为商业利益驱使 明年起取消医保定点审批 李克强 9个月报销4000余万元 评论 诉讼解开赡养之结 2016世乒赛团体赛参赛队减少 下赛季进行新老更替
友情链接

spicaa.net 中卫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